今天是2019年7月8日

安徽“渐冻男孩”的高考成绩出来了!一直陪读的妈妈说……


【信息时间:2020-07-27 阅读次数: 【我要打印】 【关闭】

7岁患上“渐冻症”,他却从未停下求学的脚步,即使无法行走,即使试卷常常来不及写完……十多年来,广德男孩程东东靠着不懈的努力,向人生发起挑战。和他求学之心一样没有变的,是家人对他的鼓励和支持,是同学们爱心接力的拥抱……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b293fbad3f7cc9464c2ddc733e73da6c.jpg

程东东和高中帮扶小组的同学。戴巍/摄

查到高考成绩后,程东东并不满意,479分,超理科二本线44分。这是他放弃可以延长考试时间的特殊待遇后,努力考出的成绩。

“不管东东考多少分,我都满意!”妈妈刘香鼓励儿子,不管未来有什么困难,她都会陪着儿子继续求学之路。

爱心从小学延续到高中

2012年,程东东还在读小学四年级时,记者曾到他读书的广德县邱村镇中心小学采访过他。那年他12岁,已经无法行走,只能坐轮椅。妈妈刘香在镇上租了一个房子,每天接送程东东上学,照顾他起居。

 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f0c48a52c56db119be4e13f2d192c9c8.jpg

在广德中学,程东东和妈妈在学校宿舍吃午饭(5月28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张端摄

在学校,由8 位同学组成的帮扶小组,帮助程东东进出教室、参加课间活动、外出吃饭等。那一次次合力抬起轮椅的瘦弱手臂,是程东东自小努力求学的动力。
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bf4577b4c036b938e6da2d0a74a9aa48.jpg

上图:在广德市邱村镇中心小学,爱心帮扶小组的同学将程东东抱上轮椅(2012年3月3日摄,新华社发);下图:在广德中学,爱心帮扶小组成员雷啸抱着程东东回教室(2020年5月28日,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)。

帮扶小组的同学们一直陪着程东东到初中毕业。中考之后,大家去了不同的地方,程东东进入广德中学学习。在这里,对他的爱心和支持从未减少。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5e9d319a6b0db8a6727c90fc05c09ab7.jpg

上图:在广德市邱村镇中心小学,爱心帮扶小组的同学陪程东东在校园里散步(2012年3月3日摄,新华社发);下图:在广德中学,爱心帮扶小组的同学陪程东东在校园里散步(2020年5月28日,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)。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4583551b4f247ef797a8f54762cf1b18.jpg

上图:在广德市邱村镇中心小学,程东东和爱心帮扶小组的同学在教室里(2012年3月3日摄,新华社发);下图:在广德中学,程东东在班级里学习(2020年5月28日,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)。

“东东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这十几年来,教室一直在一楼。”刘香说起儿子得到的照顾与支持,声音哽咽。她告诉记者,高中时,学校特地免费给他们母子提供一间宿舍。不仅教室一直在一楼,学校还特地为程东东修了特殊通道,让刘香每天可以骑着电动车将程东东送到教室门口,又可以从教室接回宿舍里。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90f8d2fdef9ee3a96ec5bd0e3f8c6afc.jpg

7月6日,程东东的妈妈刘香在替程东东查看考场。考虑到程东东的身体状况,广德中学为他设置了一个人的考场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在高中,班上6位同学也组成了帮扶小组,只要程东东有需要,总有人来帮忙。“其实不光是我们六个人,班里同学谁看到他需要帮助,都会马上来帮忙。”同桌陈章涛对记者说。

高考不愿延长考试时间

由于每天起床、刷牙、洗脸、吃饭都需要妈妈帮助,程东东虽然住在学校,但每天早晨5点多就要起床,6:40前赶到教室上早自习。这么多年来,他从没缺过课。“有些孩子上完晚自习还会回家学习,但东东回来之后要洗漱、理疗、喝中药,这些忙完已经12点了。”儿子为学习吃的苦,刘香都看在眼里。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3b3fff255822427c5e10bb78d912c826.jpg

在广德中学,程东东(左一)在班级里上课(5月28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张端摄

辛苦努力了十多年,今年程东东终于走上了高考考场。在一个人的考场里,因为受身体影响写字慢,程东东本可以申请延长考试时间,但他主动放弃了。

“他要和同学们一样考试。”班主任易善清告诉记者,善良、阳光、好强的程东东,有独自面对高考的勇气。虽然程东东高考分数超过理科二本线44分,但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依照他平时的成绩,可以考得更好。

 

/uploads/image/2020/07/27/c5333c8bb980bf8f5cbd2a95160d0b36.jpg

7月6日,程东东的妈妈刘香展示这些年同学们送给程东东的祝福卡片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程东东自己也有些失落,但妈妈刘香对这个成绩却很满意,“他努力了这么多年,不管多少分数,我都满意。”刘香说,儿子计划填报省内的大学,但担心上不了心仪的院校。刘香鼓励儿子,不管未来有什么困难,她都会陪着他继续辛苦的求学之路。(来源:文/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  图/新华社)